人间正道>仙侠修真>擦灰尘gold dust > 10.Tecair
    会馆的聚会后陆介明没有再来找过司苓,只是告诉她要出差一段时间,司苓自然不介意,他不在她会松快很多,况且她也忙着准备叶芃和时溥心的对谈。

    当初叶芃能答应,司苓确实紧张又雀跃,如今却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抗拒,她当然很珍视与叶芃和时溥心的关系和交往,但她也不能假装不知道为什么叶芃会给她这个机会,加上聚会那天的事,她更被内心深处的抗拒搅得烦躁。

    叶芃一切如常,态度温和,与司苓确定流程时细致,修改提问时一针见血。时溥心也配合,只接收不修改采访提纲,时不时自已提出讨论点。

    对谈在三点,司苓上午就去跟场地布置。叶芃和时溥心午后才到,到了先和来的朋友寒暄,有自媒T约了采访,时溥心在接他们的采访大纲。叶芃周旋一番后回来,递给司苓一杯咖啡:“别紧张。”

    司苓点点头,墙上的屏幕放的是活动的海报,上面有叶芃和时溥心的照片,她修改了这张照片不下五次,台上有三张椅子,有一张是给她的。

    时溥心b她想象中健谈,时不时cHa入自嘲,引得台下观众大笑,回答问题的时候又很言之有物,司苓几乎能想到媒T记者有多容易出稿子。

    结束时要下台和来参加活动的观众合照,叶芃往台下走了两步,转头让司苓一起来,她愣了一下,跟了下去。

    散场后一定是有饭局,司苓坐在包间中有些晃然,正对面的中年男人拖着一个年轻nV孩的手,nV孩对着司苓上下打量,显然在判断她今天是跟着谁来的。司苓见过这个男人,叶芃介绍他是某个图书品牌的创始人,只是上次饭局他带的nV孩不是现在身边这个。

    一道道菜被端上来,h金带鱼,花雕酒醉蟹,年糕烧h鱼,红烧辣螺r0U…花胶h鱼羹是位餐,司苓对服务生点头说谢谢,却只搅调羹没尝几口。

    妙龄脆皮r鸽被端上桌时,对面的男人夹了一块,向身边的nV孩附耳说些什么,对方佯装生气,娇俏地伸出手打他一下。

    社交场上向来缺不了酒水,一开始是葡萄酒,从天鹅型醒酒器倒进高脚杯,司苓没有推辞,席间有人叫司机从车里拿上来两瓶茅台,倒在分酒器里,对面的年轻nV孩接过,给身边的男人和来祝酒的人倒上。

    司苓坐时溥心旁边,来同他祝酒的人很多,他一一寒暄碰杯,偶尔向来者介绍司苓。酒杯很快见底,他面前的男人是个老牌生活杂志的主编,飞快瞟了司苓一眼,用眼神示意她给时老师倒酒,司苓有些迟疑,下意识用目光去找叶芃。

    会馆的聚会后陆介明没有再来找过司苓,只是告诉她要出差一段时间,司苓自然不介意,他不在她会松快很多,况且她也忙着准备叶芃和时溥心的对谈。

    当初叶芃能答应,司苓确实紧张又雀跃,如今却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抗拒,她当然很珍视与叶芃和时溥心的关系和交往,但她也不能假装不知道为什么叶芃会给她这个机会,加上聚会那天的事,她更被内心深处的抗拒搅得烦躁。

    叶芃一切如常,态度温和,与司苓确定流程时细致,修改提问时一针见血。时溥心也配合,只接收不修改采访提纲,时不时自已提出讨论点。

    对谈在三点,司苓上午就去跟场地布置。叶芃和时溥心午后才到,到了先和来的朋友寒暄,有自媒T约了采访,时溥心在接他们的采访大纲。叶芃周旋一番后回来,递给司苓一杯咖啡:“别紧张。”

    司苓点点头,墙上的屏幕放的是活动的海报,上面有叶芃和时溥心的照片,她修改了这张照片不下五次,台上有三张椅子,有一张是给她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