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间正道>仙侠修真>擦灰尘gold dust > 9.Badsadadmad()
    三楼房间不多,司苓照着房号刷开门,房内没开主灯,落地窗帘只开着一条窄缝,她闭上眼片刻,再睁开才适应这昏暗的房间。

    是套房,起居室是常见的陈设,司苓坐到沙发上,她不是猜不到陆介明为什么让她上来,但她不想往卧室去。

    她没带手机,不知道等了多久,侧躺蜷缩在沙发上几乎要睡着,又睡不安稳。房间地毯太厚,陆介明开门后快走到她面前,她才迷迷糊糊发觉,试图从沙发上坐起来。

    陆介明没有说话,把红酒放到茶几上,直接把司苓搂住转过去,一手抚上她的背部往下压,一手搂住她腰往下m0。司苓才睡醒,整个人还处于浑身发软的无力状态,就被陆介明按着剥了外K和内K,堪堪挂在T0NgbU下方,卡在大腿中间的位置。他抓着她的腰,往自己胯部按。

    司苓能感觉他已经处于半B0起的状态,鼓鼓囊囊地往她腿心蹭,再JiNg良的定制面料b起那里的软r0U也算粗糙,她被磨得难受,但溢出的水Ye又把西K蹭得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陆介明还是不说话,一只手握住自己的,往她YINgao上啪啪打,被充沛的水Ye打Sh后又抵着Y蒂有一下没一下地戳。司苓b平时更安静些,连喘息都很少,衣服也还算穿着,只露出一截细白腰肢和圆润T瓣。

    陆介明少见的急切,握住司苓的腰挺身进去,她双手撑在床上,被他把着一下一下cHa。

    一开始还撑得住,适应之后他动得凶起来,司苓只憋着一口气不愿说话,反手想去推开他,却被抓住手臂束在背后,于是变成上身趴在床上只翘起PGU的姿势,她不自主地对此感到羞赧,像是,自己送上去挨C一样。

    陆介明手上没松力,下面也一点没轻,不同于刚才拔到x口再整根贯入的大开大合,只按着她在沙发上细细密密地J。

    像是不满于听不到声音,陆介明抓住她的头发迫使她抬起头,把酒倒在手心,俯下身伸到司苓面前,示意她T1aN。

    他知道她没动,只有温热的气息在他手心,又垂眼看JiAoHe处被自己撞得通红,忍不住掐住司苓的脸掩住她口鼻,葡萄酒顺着指缝流到下巴,又淅淅沥沥滴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司苓骤然被剥夺氧气,身下的快感被成倍放大,几乎要头晕目眩了。

    她挣扎起来,偏陆介明下手又狠,y是没有松一点。只能伸出舌尖,顺着他手心的的纹路T1aN所剩不多的葡萄酒,短暂缺氧后气短,T1aN得也急,唾Ye混着葡萄酒流了他一手。

    陆介明似是被她乖顺的模样取悦,松了手虚虚钳住她的脸,顺着伸进她口中让她T1aN。

    她T1aN得认真,舌尖从指缝顺着,一寸寸T1aN到虎口,末了又轻轻咬着手指吮x1,温热Sh软的嫣红软r0U让陆介明几乎肌r0U震颤。他退出来,S在司苓的腰窝上,刚刚本来是想倒酒在那里T1aN。司苓大口喘息x1入空气,鼻子一酸眼泪顺着流下来。

    陆介明拿来纸巾擦JiNgYe,这东西毕竟算不上好闻,又掰过她的脸吻她,轻轻给她擦眼泪:“睡一下,等下再回家。”

    【本章阅读完毕,更多请搜索读书族小说网;https://kpc.lantingge.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