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间正道>仙侠修真>擦灰尘gold dust > 1.Slidress
    陆介明来接的时候,司苓刚从浴室出来,习惯X拿起身Tr,又想起今天不行,他T1aN到会不高兴。

    per的内衣平铺在床上,是黑sE的蕾丝刺绣,半透明,按使用次数来说未免有些贵,但她从他那里得到大笔的钱。

    司苓总是读不懂陆介明,他原本明天结束工作,提前了航班回来,却不着急直奔主题。他为司苓吹头发,还穿着正装。她只裹着浴巾,大片雪白肌肤lU0露在外,颇为局促。

    烟草的气息混着热风把司苓包围,她却感到不安,绞尽脑汁回想上次之后把套收在了哪里,只疑心他下一刻就要扯落浴巾掰开腿顶进来。直到他捏了捏她耳垂,说换衣服吧苓苓,而他站在那里,丝毫没有要回避的意思。

    其实不是第一次了,更过激的场景也有很多,司苓依旧羞于在他面前脱至lu0T,即使只是浴袍。

    司苓拧着身T,侧对着他,把x衣往身上套。陆介明走过来,抚上她右边肩颈,她手上动作一顿,不知道他是想帮自己穿上,或者脱下,只感觉他抚上的那块皮肤开始发热。

    “穿白sE那条裙子。”他帮忙脱下。

    是slipdress,司苓从衣柜里取出来,又翻出r贴和丁字K,弯腰去穿。

    他却顺势揽住她的腰,抱到他大腿上,从背后拥住,摆弄成小孩子一般的坐姿。

    腿被他掰开在两侧,有点难受,司苓无端想到小时候骑马,上马前不知道马背这样宽,两条腿被撑开在马肚两侧,竟然无法发力夹住,差点掉下马来。

    领带扣凉凉地硌着后背,陆介明心情很好,她想,他低低地笑,不是从耳朵听到的,是x腔沉闷的共鸣。

    陆介明拿东西擦她腿心,不紧不慢地,磨得她难受,身T却更聪明,出于本能流了更多。

    司苓哼哼唧唧,拱起身讨好般蹭他,试图求到个痛快。

    他正人君子般停手,放人去换衣服,于是她看清他手里的物件,不是纸巾,是黑sE内衣,半透明的,如今混着TYe丢在一旁,r0u得皱皱巴巴。

    可能是快到预约的时间,他没再发神经,司苓得以换好衣服,又挑出灰sE西装作外套。

    陆介明来接的时候,司苓刚从浴室出来,习惯X拿起身Tr,又想起今天不行,他T1aN到会不高兴。

    per的内衣平铺在床上,是黑sE的蕾丝刺绣,半透明,按使用次数来说未免有些贵,但她从他那里得到大笔的钱。